52生活网

曾经关押南非前总统曼德拉长达18年的地方,南非开普敦罗本岛

小静带你看世界

在开普敦逗留的最后一天,我在维多利亚港逛了一上午。中午,我坐轮渡去了离开普敦9公里的罗本岛。这艘船不大,大约能容纳100人。中午阳光明媚,风浪大,船颠簸,人头晕目眩。

从船上,你可以看到桌山和开普敦的全景。

当接近罗本岛时,我看到加工成相同形状和大小的石头密集地堆积在一起,并从岸边深入大海。不知道有什么用,可以看到无数只海豹在这些石头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但是它们离得太远,看不到它们可爱的小形状。

罗本岛,是南非开普敦桌湾的一个岛屿,面积约13平方公里。1960年以前,这里曾是英国囚犯和麻风病人的流放地和隔离地,被称为“死岛”。后来南非政府在岛上建了一座监狱关押黑人政治犯,最后一名犯人于1996年离开了罗本岛。1997年1月1日,罗本岛正式成为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馆。

罗本岛在南非监禁了3000多名黑人自由运动和活动家。其中,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这里被关押了18年。因此,罗本岛被视为南非黑人反抗种族隔离和民族自由的象征。1999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作为文化遗产,丰富的内涵让这里的游客络绎不绝。着陆后,我们看到一些载着游客的公共汽车停在那里。我们跟着人群,随机上了其中一个。每辆巴士都有一名评论员,他带我们在岛上游览了大约50分钟。沿途有一些岛上遗留下来的风格各异的建筑,讲解员会讲解这些建筑背后的故事。路过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地方也会停35分钟让大家拍照。这些讲师中有一些是政治犯,他们被关押在这里是为了反映南非的种族和谐精神,还有一些是前狱警。

罗本岛监狱分为七个区。牢房都是封闭的结构,外面有高墙和电网,里面有厚重的铁门。我们跟随讲解员进入B区,那里专门关押重要的政治犯。微弱的灯光照射在B区不到100米长的牢房的混凝土地板通道上。两边空出三十间牢房,牢房门上钉着一块写有囚犯姓名号码牌的铁板。

第五个牢房中写着“纳尔逊曼德拉/466/64”的白色卡片是关押曼德拉的牢房。这里简单阴沉。4平方米的牢房里只有一个小凳子。凳子上有一个饭盒。凳子旁边是一个用作马桶的木桶。曼德拉睡在凳子旁边的地板上。右上角的高墙上有一个洞。

公共汽车经过的每一栋建筑都有它的故事。

.com/origin/pgc-image/c596b0a9d1b048079329482ea97f9a1b?from=pc" >

在岛的最南端大巴停留了十几分钟,这里的正对面就是开普敦的象征——桌山。可以想像,曼德拉十八年只能站在这里遥望桌山而不能临近登顶,是何等的沉重心情,在那漫长的铁窗生涯里,环境艰苦恶劣,需有怎样的坚强意志才能坚持到最后的。如今,罗宾岛在种族隔离时期的残酷已经消逝,余下的是那段不平凡的岁月赋予的厚重的历史意义。

在开普敦,我们还去了被上帝打翻了调色板的地方,这就是马来人居住的五彩屋,这里的房子大多是一层或两层的平顶小楼,房屋正门高出地面一米多,窗户多为由小格子组成的长方形,房门以拱形居多。房子的色彩非常艳丽,大红、粉红、翠绿、嫩绿、米黄、橙黄、深蓝、浅蓝,......真可谓五彩缤纷,色彩的搭配对比大胆鲜明,煞是好看。放眼望去,整个社区色彩斑斓,翠绿的草木掩映其中,好像进入了安徒生笔下的童话世界。

这些漂亮的五彩屋给作为游客的我们带来了视觉上的享受,可这五颜六色的房屋背后包含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无奈。开普敦马来人大多是18世纪前后由荷属东印公司贩卖到南非的劳工后裔,被划分为杂种人种,在种族隔离时期,除了白色人种,其他人种居住区不允许设置门牌号码,为了方便邮差或是朋友们找到自己的住处,马来人聪明的想出了用色彩来区分不同屋子的办法,他们把房子漆成不同颜色,以便识别不同的人家,所以,不同彩色就成为那时马来人别致的门牌。

如今种族隔离制度已废,真实的门牌号码已跃然于房屋上,个性的色彩更是沿袭了下来,成为开普敦重要的旅游资源,外国游客来到南非都要来这里逛一逛。

十天的南非之行,给我留下了太多的美好,自驾体验了世界最美线路之一的花园大道,一路的旖丽风光大饱眼福、大西洋海岸边夜宿小木屋、耳闻海浪声声急,头枕波涛到天明的浪漫;在世界蹦极最高点的布劳克斯大桥亲眼目睹游客跳下时的胆颤心惊、在素有“非洲瑞士”之称的克尼斯纳小镇品尝世界顶级生蚝时的满足感、更忘不了在印度洋和大西洋交界处,非洲最南端的阿古拉斯角,一脚踏两洋,一鸣响两岸的神奇经历;开普敦的地标桌山,西蒙镇企鹅岛萌哒哒的小企鹅、世界七大植物园之一的南非国家植物园、古老的葡萄酒庄园、还有在各地遇到的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和明亮的大眼睛,皮肤黝黑光亮的非洲儿童.....这里有最美的风景和人文,这里被称为人类起源的大陆,这里也是非洲最美的国度,这就是,五彩斑斓、富饶而美丽的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