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走进真正的非洲(7)成千上万只火烈鸟同时飞起,我霎时惊呆了。

小静带你看世界

纳库鲁是肯尼亚第四大城市,也是肯尼亚东非大裂谷的首府,位于内罗毕西北160公里处。有许多地形,如高原、盆地、湖泊和山脉。我们凌晨4点从马赛马拉野生动物园出发,走了一条捷径,在黑暗中穿过崎岖不平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一路上颠簸而寒冷,直到下午1点到达纳库鲁的博格利亚湖。

位于肯尼亚大裂谷边缘的博尔利亚湖,是一个碳酸钙湖而非淡水湖,大量藻类在此生长,成为火烈鸟的理想家园。这个湖大约30平方公里,沿岸有森林和小灌木丛,每年吸引成千上万只火烈鸟聚集在这里。因此,这个湖往往像铺开的红地毯一样美丽。这时阳光明媚,我的脚踩在湖边的软粘土上,上面全是鸟粪和羽毛,微风中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

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镜头中火烈鸟的颜色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红。如果是早上或者晚上,在柔和的灯光下,微微泛红的绿水是粉红色的,所以我觉得一定很美。然而,看到一个地方有这么多火烈鸟,我感到有点兴奋。

原来,是一群群火烈鸟静静地站在水面上。突然,不知道是哪只火烈鸟突然起飞,掠过水面面向远方,紧接着所有火烈鸟都朝同一个方向飞去,一只接一只。那一刻的宏伟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

两个少年跑到水的深处,掀起水花,惊得一群群火烈鸟飞得老高。看到这张照片,他们也喝醉了。

镜头拉近,看着这只火烈鸟,它的腿和脖子很长,羽毛呈淡粉色,翅膀和脚颜色较深。据说湖中生长的一种深绿色藻类含有大量蛋白质。这种火烈鸟赖以为生的食物中也含有一种番茄红素,就是这种色素的结果。

这些美丽的精灵,在水中游泳或在浅滩上游荡,看起来悠闲安详,婀娜多姿,细细的粉红色长腿和长长的脖子若隐若现地出现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画面美不胜收。

当一辆车离开这里时,灰尘像烟一样升起,车的后部是白色的,跟在后面的车会遭殃。我们经常在这种情况下去打猎,每天结束的时候都是尘土飞扬。

这是我们在肯尼亚打猎时通常穿的衣服。这里的天气很干燥,经常需要在口罩上衬一张湿纸巾,防止灰尘和日晒干燥。对于女生来说,这些就更有必要了。

你觉得去非洲打猎,在草原上看到这么多野生动物,是不是很享受?但也许你想象不到,我们克服了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困难,比如赶时间,这真的很考验人的肾功能和意志力。一次狩猎和游泳好几个小时,草原上一直都有野生动物,尤其是非洲的五霸。他们不会攻击车辆,在车里绝对安全。但是如果下车,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悲剧可能会重演,所以一定不要任性妄为,遵守纪律,打猎游泳的时候千万不要下车。对于这个最难克服的事情,虽然已经做好了万不得已的应急措施,但大家还是心存敬畏。根据自己的情况,每个人都很好地掌握了一天的饮水量。一般他们每天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先喝一点,吃完早饭就不敢喝了。他们只有在路上实在口渴的时候才敢啜饮,只有到了晚上才敢放开喝。肯尼亚早晚温差大,短袖、毛衣、羽绒服一天穿遍全国,尤其是。

其凌晨出发,坐在开顶盖的车内,冷风嗖嗖的从头吹到心里,午后,太阳烤的炙热,车内尘埃四起,呛的口干舌燥,嗓子都疼,还有,车在崎岖不平的路上左右前后无规律的颠簸,站在座椅上专注的观赏动物和拍照,身体时不时的被车沿铁杆左撞右碰,疼痛不已,我的相机在几天后就是这么被撞坏的,还有许多许多原先意想不到的困难,其中的艰辛只有去过的人才有体会。还好我的几个旅友个个身体和心里素质都过硬,经受住了多方面严峻的考验,没有任何状况发生。

游完博格利亚湖,我们的车返回纳库鲁住宿,途中经过赤道线,顺便下车看看。回来百度时才知在这里若做个水流试验,北半球和南半球的水流漩涡一个是顺时针一个是逆时针,难怪赤道线标志下放了一个水杯,当时没注意,不然也试一试。

有人把肯尼亚比作"非洲十字架",就因为赤道与东非大裂谷一横一纵在这里交汇,走在赤道线的我们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但不会忘记这个脚踏南北半球、阳光明媚的下午。

下一集将走进纳库鲁湖国家公园,会有哪些惊奇发生?请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