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广陵散的创作者是谁?广陵一曲诉离殇

52生活网

  广陵散,最悲怆的古琴曲,其实是一首后青春期的歌诗。在此之前,让我们先来聊一聊古琴。所谓琴棋书画,琴列第一。

广陵散

  在那些年、那些朝代,那些最前卫、最先锋、最懂艺术的人才玩得转。苏大胡子不仅能弹,还会唱。孔子学琴于师襄子,大概讲述了一个懒惰的学霸孔子,怎么震瞎自己老师的故事。

  在那幅“听琴图”里,宋徽宗则相当自恋,将自己画在居中偏右的最重要位置。而边上两位要么侧耳倾听要么仰望注视,可见这赵佶琴声之悠扬技艺之高超。并且,古人弹琴可不像现代这样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他们在哪儿都能弹,所以很多时候都可以搞一搞即兴创作。

  如俞伯牙和钟子期,这两位高山流水遇知音。

  “老弟,你瞧今夜皓月当空滴溜溜的圆,不如我们来一曲?”

  所以重要的不是琴,是谁来弹?要弹给谁听?

  操琴艺术在魏晋时期达到了顶峰。于是乎,就有这样一个男子天团横空出世:竹林七贤。

  建安二十五年,曹操病亡曹丕称帝,整个世界瑟瑟发抖。命运的齿轮正无声运转,一场权利争夺战已然打响。

  而七个目睹着各种狗血剧情成长起来的骚年,开始对自身存在的价值产生怀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这些哲学问题使他们痛苦,但也促进他们成长。

  同时,压抑的政治氛围造就了他们忧郁的内心体悟了苍凉的生死。

  这哥几个的配置相当豪华,其中成员的艺术修养更是个顶个的高,而且个个出手不凡。

  该团队核心人物是主唱兼键盘:阮籍。

  他父亲是建安七子之一阮瑀,曹操的秘书长。

  阮籍是团队老大,其文学成就在七人当中也最高。他尤其擅长“长啸”(啸是古代一种声乐艺术,以人声做乐器,即兴而啸)。

  当然,阮籍还有个“特异功能”,对不喜欢的人他就可劲儿地翻白眼。

  吉他手是阮籍的侄子阮咸。此人擅长中阮(窃以为就是咱们中国的吉他),音色与吉他酷似,但更具东方神韵。

  嵇康则是鼓手,而他妻子又是曹操的曾孙女。

  他其实通晓各类乐器,尤其古琴。

  并且,还兼职天团的低音部唱和以及旋律走向。更曾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与山巨源绝交书。

  其实,嵇康之所以选择当鼓手,一方面是因为业余时间他还喜欢打铁。二来,也有表达铁匠之意不在铁,在乎山水之间的那么个意思。

  至于向秀这小伙儿,嵇康打铁时他负责鼓风,在天团里头也是和声部分的担当,并对老庄学说情有独钟。

  刘伶,则活脱脱是个行为艺术家,时不时在醉酒后,一言不合就玩裸奔。

  当然他最厉害的是:耍嘴皮子。

  据说:某次他骗老婆说自个儿要戒酒,让老婆准备好酒肉以便自己在神前祷告发誓。但酒肉到手后,他却说: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

  乐队要发展要存活,理财专家必不可少。

  王戎是当时名闻天下的铁公鸡。对钱敏感且精明,任职团队财务再合适不过。

  山涛担任经纪人,竹林七贤中他年纪最大,老成持重颇得众人信赖。

  这七位的演唱会都开在山里、林间,用天地作混响,以山谷荡回音。期间,他们隆重推出了主打曲:广陵散。

  七个人边喝酒边述衷肠,抚琴长啸中快活的不得了。

  但,歌里并非只有热血青春,竹林七贤也不例外。魏晋时期堪称乱世,生或死都由不得你。

  公元二百五十四年前后,司马昭这个大猪蹄子为了维护自身统治,发起了惨绝人寰的大清洗运动,准则只有一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身在其中最痛苦的,莫过于阮籍。

  阮籍少年时就又红又专,有济世之志,同时还练就了一身功夫随时准备报效祖国。更时常为此而愁的睡不着觉。

  不过,他属于曹魏政权时期的高干子弟,所以司马氏独揽大权后,他的身份就非常敏感。

  这会儿,正逢司马家将要代魏,司马一族不容许有丁点儿的反对声。

  但司马昭偏偏又极其欣赏阮籍的才识与名望,对期望坐上龙椅的他来说,把阮籍搞到手就相当于搞定了一大批人。

  当时司马昭的儿子正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他知道阮籍有一女儿,就派人提亲。而阮籍为了躲避使官,于是开始了他长达六十天的醉酒行为艺术。

  他每天醒来就喝喝了就弹琴唱歌,完全不给提亲的人一点面谈机会。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醉的人,何况人家那是真醉。

  同时期,山涛、向秀二人,迫于形势只得为司马氏效力,王戎则沉迷于赚钱存钱,阮咸也在音乐和行为艺术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刘伶早已万事看开,一心只做他的酒中仙。

  惟有嵇康,坚守自己的信仰。

  他既不打算装醉也不喜欢装糊涂,当然只能引首就义了。

  就义前,他要求再弹一曲“广陵散”。

  七贤天团从此瓦解,友情和信仰同时破碎!

  琴不仅是弹给自己更是弹给知己听。知己没了,弹琴复长啸又有何用?

  所以有的琴,注定无法再拨响。

  而有的人,也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惜乎此后,世上再无“广陵散”矣!

  古人对于《广陵散》的诗文感慨

  古琴曲《广陵散》自嵇康临刑前的那一声悲叹开始,便一直被文人雅士和众多琴人视为曲中珍品。

  唐代诗人顾况对《广陵散》推崇之至,感叹道:“众乐,琴之臣妾也。《广陵散》,曲之师表也。”

  唐代,《广陵散》更是众多琴人的必修琴曲,琴人陈拙在老师不愿意传授的情况下,也要偷偷摸摸的搜集曲谱。

  在唐代,这首充满激昂慷慨之情自己愤叹之词的琴曲,也同样被那些豪情浪漫的诗人们,用诗意的笔触记录下来

  王绩《古意六首》

  ——首弹广陵罢,后以光明续。

  李商隐《蜀桐》

  ——枉教紫凤无栖处,斫作秋琴弹广陵。

  韦庄《赠峨眉山弹琴李处士》

  ——广陵故事无人知,古人不说今人疑。

  陈存《楚州赠别周愿侍御》

  ——淮南木叶飞,夜闻广陵散。

  李德裕《房公旧竹亭闻琴缅慕风流神期如在因重题此作》

  ——独悲形解后,谁听广陵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