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比墨迹天气更好的软件,墨迹天气们没有想象力

每天学点经济学v

2021年3月,拥有5亿用户的Wifi万能钥匙被曝出“卖”360,再次为工具类应用的未来增添了一抹悲剧氛围。豌豆荚和91助手,这些在过去几年里拥有数亿用户的工具应用程序,已经从公众面前消失了,或者像高德地图和Aauto faster一样被改造了。现在,纯工具应用已经不多了。

或许,唯一可以命名的就是水墨气象了。

2016年,墨迹天气提交了招股书,但迎来了三年的沉寂期。2018年,墨迹天气再次更新招股书。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墨迹天气的互联网广告信息服务收入占比高达95%,但2019年底,墨迹天气等消息却来自于上市失败。

2020年3月,CEO李晶宣布墨迹天气将从C端转型为B端气象底层服务商,并宣布未来B端收入占比将提升至50%。

值得一提的是,这款常年在天气应用领域排名第一的APP,背后还是有阿里的影子。对于上市是否被拒绝的阴霾,这个巨型平台依然难以抵挡。上市失败一年半后,墨迹天气怎么了?转型中的B端能拯救自己的单一业务吗?用户庞大、性能出众的墨迹天气依然如此,那么工具App的未来是怎样的呢?

且看这篇拆解文章!

墨迹之始:程序员的逆袭

水墨气象成立于2010年。创始人李晶原本是塞班系统研发的程序员。后来,塞班岛被诺基亚收购,李晶开始准备自己创业。

2009年5月4日,金立做了第一个版本的墨迹天气App,这个粗糙的天气App很快就突破了2000次下载。2010年,金立成立水墨气象公司,两个月后获得长青基金250万投资。

此后,油墨天气不断优化。2012年春天,墨迹天气上线仅一年,就实现了同类产品中用户规模第一,用户数突破百万。到了一定的尺度之后,当时地图界所熟知的老虎地图开始向我们走来,希望墨迹天气能够指引老虎地图。

随后,阿迪达斯也成为了墨迹的广告商,墨迹天气把阿迪的衣服穿在了他内置的助手身上。有了老虎地图和阿迪达斯的成功案例,JD.COM商城、大众点评、游戏联盟等众多品牌客户蜂拥而至。2012年接受推广水墨气象的客户超过100家,当年实现收入1800万。

自2010年开始第一轮融资以来,墨迹天气在未来6年经历了5轮融资,盛大、阿里巴巴、创新工厂、腾讯等机构相继入市。天眼查数据显示,水墨气象实际控制人为金立,持股37.19%,先锋系、阿里系、盛大系分别持股18.97%、15.5%、6.72%。之后,腾讯和巨人也持有其中的股份。

天眼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以后,墨迹天气基本上占据了IOS天气类免费应用的首位。2016年,油墨天气成熟,冲击市场。

这是金立和墨天气的高光时刻,但金立大概没想到墨天气也在这个时候迎来了转折点。

墨迹之忧:尴尬的转身

墨迹天气于2016年提交上市申请,但于2019年被驳回。证监会提出了三个主要问题。第一,在墨迹天气中非法发布新闻信息;二是独立收集用户信息并实现;最后,互联网广告信息服务占墨迹天气收入的95%以上。

处理前两个问题不难,最重要的是第三个问题。

首先,油墨天气业务太单一。天眼查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公司互联网广告信息服务收入占比分别为94.84%、98.12%、98.99%和98.86%。这意味着墨天气除了广告收入,找不到其他业务。

我也想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早在2014年上半年,墨迹天气就发布了与我自己APP完美匹配的“空气果”。室内设备可以用来检测PM2.5、二氧化碳的温度和湿度,室外设备可以挂在室外各种地方,需要一起使用。

Air水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针对关注空气质量的人群,只提供检测服务,但也卖999,说服大部分人它的性价比不如同价位的空气净化器,最后只创造了惨淡的2000台销量。

继空气果之后,墨天气也推出了“环保电商”,即墨商城,主要经营灭蚊器、新风系统等产品。但招股书显示,水墨电商的年GMV高达51.41万元,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墨迹天气问题的本质不是业务导向,而是根本没有核心技术。国内天气数据全部来自气象局,墨迹天气最多只能算是“数据”的搬运工。

如果我们对比一下美国最大的天气预报公司accugweather,accugweather的天气数据源是独立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的天气数据量是世界上最多的。AccuWeather可以为政府机构和公司等G端和B端客户提供气象信息。铁路系统、手机厂商、农场企业都是AccuWeather的客户,AccuWeather也支持他们。

了百亿美元的估值。

而墨迹天气并不具备气象数据收集、处理的能力,也缺乏一手源头数据,气象相关技术仅仅停留在加工层的表面,这样的技术对B端客户能有多少吸引力呢?

墨迹天气转型B面,虽然有着理论上的可行性,但缺乏核心技术的转型,总带着几分尴尬。

墨迹仍需破局:工具类应用的悲歌

拥有与墨迹天气一样的工具类APP不在少数,这些工具类App在互联网早期常年占据App排行榜前列,这些应用大多有一个特点,具有极强的工具属性、打开时间不超过五分钟,拥有亿级用户。

但工具类应用几乎难以走成“独角兽”,要么被迫转型、要么被收购。

转型成功的就华丽转身,例如如今的短视频应用快手前身就是视频动图制作软件,宿华将“艰难转型”写进了发展历程当中;

被收购的结局却各不相同,2013年用户数超1.8亿,累计下载量超百亿的91助手被百度收购,2014年手机应用商店的前三名豌豆荚也被阿里收购;2016年红极一时的VUE也被腾讯以5000万美元收入囊中。

曾经的高德地图在与百度的斗争中落败,随后被阿里收做麾下,接入本地业务才起死回生;坐拥6亿用户的WiFi万能钥匙也被曝卖身360;选择继续“坚强”的美图、鲁大师、猎豹,如今如何不用多说。

他们都有极高的用户量,并且也具有相当可观的收入,只是过分单一的营收结构,并不具备长期增长的可能性,也就逐渐成为时代的眼泪。

墨迹天气当下的出路仅剩三条,要么转型,要么等待衰落,要么被收编进大厂,但无论是哪一条,都需要度过很长一段“阵痛期”,转型B端之后,墨迹天气拥有了理论上的“新故事”。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墨迹天气自2019年起,B端营收已经来到千万级,但在整体营收面前依旧占比很小,想要扩大规模化营收绝非易事。

另一方面,当下直播、短视频等更为多样的广告形式也在逐渐侵吞传统互联网广告的领土,墨迹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尾声

墨迹天气做了许多努力,不论是根据天做垂直电商,还是基于天气做内容社区,甚至还买起了保险,但均反响平平,甚至还因广告违规被罚款,在互联网流量红利期快要结束的当下,墨迹还要加速快跑才行。

参考资料:

数据来源:天眼查、墨迹招股书

图片来源:网络

转型投资家:墨迹天气预报出自己的命运吗?

科技四少:IPO被否一年后,墨迹天气变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