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鹧鸪的象征意义,还得到郑鹧鸪的雅号

小话诗词

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有一种流行的体裁,那就是咏物诗。人们对自然万物的热爱融入到他们的写作中。江河湖海,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树木花草鸟虫鱼,都是诗人描写和歌颂的对象。诗人们在细致描摹自然万物的同时,也寄托着自己的种种感情.

比如唐代诗人何的《咏柳》,就是一首咏物诗,歌颂的是绿垂柳暖的。何张之的知名人口《咏柳》也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成为一首家喻户晓的诗。在中国诗歌的长河中,脍炙人口的咏物诗不胜枚举。

咏物诗,看似是写物,实际上上往往寄托诗人的情怀与思想.也可以说是诗人以持物言志的诗,诗人通过置于所咏之物中的主观认识来体现人文思想。在某种程度上,咏物诗中的物象往往代表着诗人的自我形象或处境。宋代诗人林逋的《山园小梅》可以说是这方面的杰出代表。

林逋《山园小梅》咏梅花,为“老年寒四友”之一。诗歌描写了梅花独特的姿态美和高尚的人格美。诗人将梅花拟人化,将自己孤独幽静的生活状态和情趣与梅花清冷独立、清香浮动、凛然冰清玉洁的性格相比较,在精神上高度契合。

古代诗人很喜欢咏物诗的创作,有的咏物诗是对事物的直接描摹,表达诗人的喜好和情趣;有些咏物诗在描写事物时表达了一定的感情。在诗歌中,作者或揭示自己的人生态度、人生感悟,或在诗歌中表达自己的美好愿望,或通过人生哲学表达诗人的人生情趣。

古人说写咏物诗要做到“三三三五八”,也就是不即不离.写咏物诗

陶渊明吟咏菊花,表达了他的闲情逸致;陆游对咏梅的访问表明,他不媚俗,坚持正义的完整性。有些咏物诗的情感表达比较含蓄,需要用心去欣赏。

既不停留在事物的表面,又要切合所咏之物的特点.郑谷的《鹧鸪》非常传神。读他的鹧鸪诗,常常能把人带入诗人创造的诗情。郑谷的《鹧鸪》诗是这样写的:

鹧鸪在温暖如烟的彩色荒原上面嬉戏,看到它们五颜六色的羽毛是那么整齐;看它们的行为,类别类似于白天活泼的野鸡。天空阴沉沉的,雨水滴落的时候,从阿尼尔库马尔巴丘湖,洞庭湖东南湖上的小草穿过;黄陵寺的花瓣落下,响起了鹧鸪的声音。乍一看,游子闻湿袖,才子唱低青眉。湘江宽,苦竹丛西深。

鹧鸪是中国南方常见的鸟类,看起来像一只雌性野鸡,羽毛上有斑点,从远处看就像穿着一件色彩鲜艳、引人注目的外套。

鹧鸪之所以声嘶力竭,是因为在唐代诗人晚唐有一位诗人郑谷,因为写诗赞咏鹧鸪,诗人由此得到“郑鹧鸪”的雅号,的诗《九子坡闻鹧鸪》中,有两句话:“我身披曲径,却听得猎猎之声”,所以后世人们常常“三三三五八”李群玉.

只因为鹧鸪的声音听起来很苦,鹧鸪就成了古代人感情的载体,也可以说是古代人生活经历的写照。鹧鸪的叫声很容易勾起艰难跋涉的联想,又充满了悲伤和离别,所以鹧鸪就成了悲伤的象征。

在古代,交通不便极大地限制了人们的出行,也带来了时空的阻隔。对于流落他乡的游子和行人来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归期和自己的未来,所以古人表现出“千里送别,却没有来的时候”的情怀,也有“听说没有时间回家,可怜登龙的人会很惨”的无奈,李商隐甚至有“王者归期未定,夕雨升秋池”的悲凉。

去吧,钩辀硌磔.李白写的《宫女如花在满春堂,今日唯有鹧鸪飞》;苏轼写道:“听竹房鹧鸪啼,此事只有落花知”。

b6b7983b30f0?from=pc" >

唐代诗人许浑的《山鹧鸪》一诗中有“金谷歌传第一流,鹧鸪清怨碧烟愁”的句子,因为这这两句动人的诗句,由此而产生了非常有名的词牌名《鹧鸪天》。苏轼、晏几道、贺铸、秦观、李清照、辛弃疾等词人用这个词牌创作出了大量蜚声词坛的名篇。

了解了这些与鹧鸪有关的文化背景后,再来看晚唐诗人郑谷的这首诗,就很容易理解了。郑谷的这首诗,在描摹鹧鸪的时候,并没有用大量的笔墨描绘鹧鸪的形貌特征,只写了鹧鸪嬉戏活动的场景以及与锦鸡的比较。

从诗人惜墨如金的勾勒式的描摹中,可以看出他的这首诗不重形似,而着力表现鹧鸪的神韵,诗人也正是紧紧抓住这一点来构思落墨的

开篇句“暖戏烟芜锦翼齐”,写鹧鸪的习性、羽色和形貌。诗人只用“锦翼”两个字,就写出了鹧鸪斑斓醒目的羽色颜色。

鹧鸪喜暖怕冷,喜欢沙浴,喜欢温暖的阳光,在温暖的环境里,它们才会快乐地嬉戏、生活。一个精准到位的“暖”字,便把鹧鸪的习性表现出来了

在诗人的心目中,鹧鸪的高雅风致 甚至可以和美丽的锦鸡同列。写完了鹧鸪的形貌和习性,接下来两句诗人写到了鹧鸪的叫声,然而诗人并不简单地摹写鹧鸪的叫声,而是着意表现由声音而产生的哀怨凄切的情韵。

“青草湖”,也叫巴丘湖,在洞庭湖东南;黄陵庙,在湘阴县北洞庭湖畔。在上古神话传说中,黄陵庙是为舜帝的二个妃子而建造的。传说帝舜南巡,死于苍梧,二妃苦苦寻觅,最后没于湘江,人们为了纪念二妃,就在洞庭湖畔立祠纪念她们,这就是黄陵庙的来历。

这一带,在历史上也是屈原流落之地,因而途径此处的人,最容易触发他们心中的羁旅愁怀。这样的特殊环境,足以使人产生幽思遐想。而诗人又为青草湖与黄陵庙增添了一层浓重伤感的气氛:潇潇暮雨,落红片片

青草湖与黄陵庙笼罩在暮雨与落红之中,这是暮春时节的景象,这是一种凄迷幽远的意境,诗句渲染出的是一种令人愁肠满腹的氛围

诗人又想到,鹧鸪是畏寒的,在这样的天气里,它们当然不能自由自在地嬉戏了,只能发出阵阵愁苦的悲鸣了。诗人聆听鹧鸪的声声哀鸣而黯然伤神,鹧鸪的叫声和诗人的羁旅之思完全交融在一起了。

这两句称道的地方在于:诗人惟妙惟肖地描摹出了鹧鸪的神韵,虽然没有具体描写鹧鸪的叫声和外形,但诗人通过对笼罩在暮雨与落红中的青草湖与黄陵庙的描写,从而营造出了凄迷幽远意境,渲染出了浓重伤感的氛围,鹧鸪那哀怨凄切的叫声似乎早已传来。

五、六两句,又从鹧鸪转而写人,其实句句不离鹧鸪的叫声,作为承上启下的“游子乍闻征袖湿”一句,承接是非常巧妙的。

“佳人才唱翠眉低”一句,就像电影镜头一样,将画面转移到了另一个场景:空守闺阁的女子面对落花与暮雨,思念远行未归的丈夫,她内心的牵挂与忧愁无法排遣,情思难寄,所以只能用一曲《山鹧鸪》打发相思与牵挂。但当她轻启双唇正准备歌唱时,苦涩的泪水便已经夺眶而出,泪水顿时化作相思雨。

游子闻声而泪下,佳人才唱而蹙眉两个细节,都与鹧鸪的叫声是紧密相关的。诗人通过情景的营设与场景的挪移,有力地烘托出鹧鸪叫声的哀怨与凄切。

在诗人笔下,鹧鸪的叫声竟成了空守闺阁的女子的一首相思曲、天涯游子的一曲断肠离歌了。在这里,人的哀情和鸟的哀啼,虚实相生,互为补充。

古语说“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郑谷的这首诗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诗人天涯游子的情怀与鹧鸪的叫声交融在一起,两者相得益彰。从这一点上来说,这就是一首很好的咏物诗了。

最后两句,咏物的境界已经升华了,这两句也给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鹧鸪的叫声在辽阔的江面上回响,是群群鹧鸪在低回飞鸣呢,还是佳人游子遥相呼应?这已经不重要了。

“湘江阔”、“日向西”,使鹧鸪之声越发凄唳,景象也越发幽冷。那些怕冷的鹧鸪忙于在苦竹丛中寻找一个取暖的场所,然而在江边低吟徘徊的游子,何时才能返回故乡呢?

清代文学家王夫之所说:“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纵观郑谷的这首鹧鸪诗,全诗的诗情与诗境,是落红阵阵的暮春晚上的江边,暮色苍茫又具有时刻阻隔的意境。

这恰恰是诗人沉郁苦闷的心情的写照,这与开篇句中鹧鸪嬉戏的场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极大的反差下,诗人天涯游子的寂寥幽冷的境况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