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爸别插女儿疼,爸爸一句话把女儿弄哭……

南国今报

建筑业有其特殊性。工作地点不固定。工地在哪里,人就在哪里。因此,建设者和他们的家人总是聚少离多。9月18日晚,正值中秋佳节,广西建工第三建设直管工程公司在柳州市东环大道紫荆花园项目部举办中秋慰问茶会,帮助聚少离远的家人。茶话会也是推心置腹的会议。建设者表达感情的时候,让人眼眶湿润。

施工员向“新婚”妻子表白

“我爱你,老婆!”活动中,一位年轻人手捧鲜花走上舞台,表达了对女孩的深情。在掌声和欢呼声中,两人亲切地拥抱在一起。

这个叫陶的年轻人在柳州市鹿寨县做建筑工人。这个女孩的名字叫林,她在贺州市的一个项目中担任资料员。两人都是90后。

林只是接到参加中秋节的通知,并不知道有这个特殊的环节。因为从工地赶过来,她发现老公洗澡后只换了干净的衬衫和裤子,脚上还是一双泥泞的运动鞋。

2015年,两人在桂平市的一个建筑工地相遇。当时工地上有这么一个美女,男生们都跃跃欲试。陶洪钧很害羞,没有多说什么。他说:“我非常努力,非常努力,打败了很多竞争对手。”

你为什么选择他?“你看着他,他就知道你渴不渴。”林的回答让人羡慕。2018年,两人走进婚礼大厅。

按照惯例,工地上每个月有四天假期,两个人都尽了最大的努力把所有的假期都搭在一起。然而,不是你在加班,就是他赶着上班。另一半忙的时候,她(他)只能去他(她)的项目所在地。结婚三年,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他们还是像新婚夫妇一样。

家里总是催他们赶紧买房,有个真正的家,再要个孩子。然而,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完成这个项目后他们下一步会去哪里。买房一直拖拖拉拉。

考虑到双职工家庭的困难,下一步就是尽量安排在同一个地方或者最近的项目。

爸爸向女儿道歉“对不起”

他温明成了柳州的一个家。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柳州以外的工地工作。他在施工单位干了30年,大概在家呆了六七年。

说到家庭,他觉得有点内疚。“我没有尽到作为父亲的责任。对不起我这里的孩子”!

我女儿从小是妈妈带大的,很独立。她上大学填报志愿,包括现在像父亲一样进入三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听到“对不起”这个词,女儿何宜雅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从小我就知道父亲工作很努力。为什么她也进入了建筑行业?何一亚说:“也许只有在这个行业和这个单位,我才能和父亲更好地相处。”

何一亚的工作是在办公室,刚开始的主要任务是联系全国各地各个项目的领导。像其他新人一样,她胆小,不知道怎么说话。第一个电话,她鼓起勇气给父亲打电话,郑重其事地说:“何经理你好!”也是父亲教会了她经验和方法,让她顺利完成工作。

我习惯了家里只有我自己和我妈妈。现在只要爸爸多在家待一段时间,何宜雅就觉得很不习惯。

我上小学的时候,女儿的学校离家很远。因为爸爸有摩托车,每当爸爸在柳州的时候,他都会去接他。一年级的一天,所有的孩子都被父母接走了。只有何宜雅一个人在学校门口等着,天黑的时候,她大哭起来。一位好心的阿姨把她送到了警察局。最后,警察叔叔打电话给爸爸。原来爸爸工作太忙,忘了接女儿。

三代人 三种不同的团圆

1987年,年仅20岁的梁来到了建设单位。现在他的头发是灰色的,他将在五年后退休。现在,我儿子结婚了,有孙子了。

作为单位的老员工,虽然也对家庭感到愧疚,但他说:“选择了这个职业,也就是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还和大家分享了三代人中秋团圆的不同方式。

在80年代,建筑工地上的住宅都是用木竹条建造的。现在,“移动板房空调”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当时的交流主要靠写信。假期给家人写封信。也许假期结束了,信还没收到。所以,你在工地,她在家乡,共享一轮明月是一种团圆。

儿子出生的时候,生活越来越好,公司开始有了手机,然后就有了手机。但是信号不好,在工地上就更难了。

找。中秋节,为了能给家里说句话,找到信号不得不爬上高山,或者走好几公里。而且电话费加,漫游费很贵,很多人也不舍得打。所以,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就是团圆。

现在不一样,儿子虽然也在工地,孙子不但可以天天听见爷爷、爸爸的声音,还可以视频见面。即使赶回家过节,飞机、动车方便了,大大缩短路上时间。所以,不管你在哪里,我们都能在一起。

梁国毅的儿子也曾不解,为何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他却没有。如今,自己也成了爸爸,他也更理解父亲了。

确实,建筑行业,很苦很累。但是当看着高楼拔地而起,看着道路打通扩宽,他们比其他人更自豪。而这,也正是建设者们的价值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