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北京最好的婚庆公司,我被婚庆公司坑了

36氪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微信微信官方账号“AI财经”(ID:aicjnews),作者:AI财经,36Kr授权。

结婚季节

撰文/Mao石羊

编辑/Zhang说

定好的酒店没了

接到酒店电话的时候,孙鑫和爱人刚刚化好妆,准备参加一场“民国风”的婚前摄影。

“接到电话后,我没有心情马上去。”孙欣告诉AI财经,她在武汉市转口区一家酒店订了婚宴厅。为了不影响朋友的旅行计划,她特意把婚期定在了5月5日,也就是假期的最后一天。考虑到当时的人气,孙鑫在去年11月就定了场地,交了2.5万元左右的定金。但是到了今年3月底,我突然接到酒店负责人的电话。“她说我们订的婚宴厅被别人订了。”

穿着刚刚挑选的中国旗袍,孙鑫在摄影会场和对方火了一把。“他们态度很好,总是道歉,但他们没有解决问题。”最让孙鑫不舒服的是,酒店甚至没有主动通知他。“我们在3月初找到了一位婚礼策划师。他让我们向酒店询问一些空间大小。一旦我们联系上,酒店花了几天时间才告诉我们有问题。”

对于突然变卦,酒店解释说接待孙鑫的业务经理已经离职,前后两个业务员接到的订单都没有交接好,所以孙鑫的订单没有备案。

孙鑫无法理解这个解释。“即使是真的,他们也有问题。”作为补偿计划,酒店表示愿意腾出一楼仅存的房间。对此,孙鑫甚至不以为然。“婚礼怎么能在地下室举行?家人不会同意的。”

得知问题后,孙鑫和家人一边与酒店协商,一边开始寻找替代方案,但过程并不顺利。从3月底开始,孙鑫和家人联系当地酒店,但没有好的场地可以预订。最后孙鑫联系了另一家酒店,但不得不把婚期提前到节前的4月29日,婚宴的预算从每桌1280元涨到了2580元。

与违约酒店的沟通也不顺畅。孙鑫没有和酒店签订合同,只有一张盖有酒店财务印章的收据作为证据。经过反复沟通,孙鑫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只好接受退款。“结婚前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们很快找到了其他解决方案。我们真的没有精力反复拉扯,不想破坏我们的心情。”

但是对于这件事,孙鑫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她开始怀疑酒店选择新客户是因为去年11月的报价太低。

孙鑫的怀疑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去年是淡季,大家都担心疫情反复,有些酒店的婚宴价格比较低。”厦门一家婚庆策划公司的销售经理张琦告诉AI财经,今年形势明朗后,市场出现了反转。“五一期间比较好的婚礼场地,春节后基本都订满了。”

支付宝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婚恋相关服务的搜索量较去年5月1日前增长了4倍,是去年十一假期前的两倍。张琦告诉AI财经& amp经济学认为,每年五一、十一假期是婚礼最集中的时间,今年的市场特别热闹,因为很多去年因为疫情无法举办的婚礼都集中在今年。

婚礼地图

图/视觉中国

在张琦看来,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一些口碑不好的酒店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故意打破淡季销售的订单合同。

除了直接违约,还有很多酒店等场馆提供商“找借口”加费的案例。

张兰正准备在五一期间在草坪上举行婚礼,他很高兴自己预订了一个受欢迎的户外场地。但是到了装修场地的时候,他意识到场地上放的每一把椅子都要收100块钱。这么高的价格,买把椅子就够了。比起突如其来的额外成本,“被坑”的感觉让张兰更难受。

与商家反复沟通无效。一场持续几个小时的婚礼,不可能让宾客一路站着。张兰本想放100个,但经过一番计算,有将近300个客人,其中有不少长辈。最后在父母的劝说下,张兰只能认了。在婚礼上,椅子的费用意外增加高达3万元。

混乱的婚礼策划

与酒店、场地的冲突只是新人面临的诸多困惑之一,更多的纠纷发生在消费者与婚礼策划公司之间。新人交定金后“坐在地上开价”是商家惯用的伎俩。

4月23日,正准备5月1日在北京举行婚礼的周玲接到婚礼策划公司的电话,怒不可遏。当她选择婚礼策划公司时,对方估计总费用在6万元左右。谁知道,交了定金后,策划公司突然开始爱回答问题,直到结婚前不到十天才给出计划的细节和报价。策划公司突然给出了高达14万元的报价。

她告诉AI财经,当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冷静下来后,开始和对方通电话。打了一天电话,对方终于让步了,但还是比当初约定的多了2万。为了确保婚礼如期举行,周玲只能忍了。

周玲的经历并不独特。她实际上陷入了一些婚礼策划公司的套路。这些公司通常会提前开出较低的价格来吸引新人进行订金,但在交付之后,新人就变成了待婚庆公司宰杀的羔羊。后来周玲也发现,她签约的婚庆公司故意拖延赠送计划,让她最终没有时间更改,只能接受对方涨价。

为即将在长沙举行的五一假期做准备。

礼的郭佳,经历的事情跟周玲非常相似。为了找一家品质高的婚礼策划公司,郭佳事先在小红书、大众点评等平台上浏览了诸多攻略,最终选定了一家口碑看上去还不错的,但谁知还是“踩坑”了。

“我们3月份就交订金了,说当月给我们做出效果图,但到月4中旬了还没出来,我们反复催才发来。”郭佳告诉AI财经社,但最终出来的效果图,与事先沟通的相差甚远,“完全看不出来舞台到底是什么样,感觉像临时赶工P的。”

婚礼

图/视觉中国

郭佳很担心,一般酒店不会给太久的搭建时间,基本上在婚礼前一天晚上才能看到现场,到那时候再发现舞台有问题已经来不及了,只要婚礼还能体面地进行下去,基本上只能选择接受。

郭佳想防患于未然,想跟对方仔细沟通一下,但得到的却是对方的拒绝,“他们说五一前太忙了,让我们理解一下,承诺现场一定会布置好。毕竟是五一,我们也不好太逼他们,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在婚礼现场‘拆盲盒’了。”

然而,郭佳的“理解”却并没有换来“安心”。郭佳告诉AI财经社,混乱几乎出在每一个环节上。婚庆公司发来为郭佳制作的电子请帖,她仔细查看后,发现年份写成了2020年;婚庆公司发来现场循环播放用的电子照片墙,她发现很多照片素材也是错的,所有的物料都存在赶工的嫌疑。

随后,费用上也开始出问题。“我们定婚庆策划公司的的时候,有婚纱照、酒店、司仪、摄影摄像的项目都在场,说一起签的话会有一个折扣,我们就一起签了。”但就在几天前,婚庆策划公司告诉郭佳,他们选择的婚礼司仪排期满了,需要向上升级一档,不过好在作为补偿,婚庆公司愿意承担一部分费用。“新请的这个人,是湖南广电的,确实比之前的好一些。”

如今,好脾气的郭佳,只期待婚礼能够顺利进行。

事实上,面对这次“五一”扎堆结婚的热潮,策划公司为了想方设法加钱,总能找到理由。有的新人发现到场的摄影摄像设备惨不忍睹,策划公司说要升级即需额外价钱;有的婚庆“套餐”中故意漏掉手捧花等关键物料,或突然通知此前预定的一档没有了,需要付费升级;有的新人到了婚庆开始前发现场地布置尚未完成,要另外聘请搭建团队即需要加钱;有的新人为“金牌策划、金牌主持”多支付了费用,却发现根本没有差别。

婚庆二消、加价乱象

这个“五一”,婚庆市场上的乱象如此之多,婚庆策划人士张琦早有预料。

“从4月初开始我们忙起来了,几乎每天都有过来咨询婚礼策划,还有需要修改方案的客人。”张琦透露,在此情况下,不仅各项费用都会上涨,专业度也会下降,“我们的人员配备是按淡旺季的均值来配的。很多公司承诺专人对接,但热门时段根本做不到。相比之下,在淡季,一对一甚至多对一的服务都可以做到。”

除了专业度下降以外,物料上的问题更多。“很多物料,可能上一场婚礼刚用完,赶紧用车拉到下一场婚礼去接着用,蜡烛什么可能都是用过的。”张琦认为,一些婚庆公司在物料上的的克扣,“有的是为了省钱,有的是真的热门时段供应商的货跟不上。”

事实上,消费者最不满的不是多花钱,而是很多婚庆公司不讲信用。在大众点评、小红书等平台上可以看到,很多消费者抱怨,在缴费前,婚庆公司承诺提供“一条龙服务”,但缴纳订金后,却经常要加价。

婚礼

图/视觉中国

“多数小婚庆公司没有自己的搭建团队,都是找外包的临时工,但五一假期太热门,搭建工人的成本上升,就只能想办法从物料里面节省出来。”张琦说。

此外,很多小公司承诺专属定制服务,故意把价格压得很低,来吸引消费者入坑。“消费者没有经验,很多人只看价格。‘二消’多(二次消费)是很多消费者不满的原因。”在北京从事婚礼设计师彭畅告诉AI财经社,在北京市场,酒店费用之外,预算在2万到5万元的婚庆现场被归类为中低端婚礼,5到10万元是轻奢婚礼,10万元以上的算作高端婚礼。其中,价格敏感度较高的中低端婚礼占比最高,更容易“扎堆”,也更容易出现争议。

但在张琦看来,除了婚庆公司的问题外,消费者的预期过高、要求过多,也是导致争议的原因。

“有的消费者在抖音看到一个很好的布置,一定要做出某个效果,但可能现场的搭建环境不允许,最终效果打折扣很明显,也会导致消费者的不满。”张琦告诉AI财经社,在他接触的案例中,很多争议都来自于沟通。

“待升级”的婚庆市场

事实上,若不是“补偿性婚礼”带动,婚庆行业的整体规模频次已在萎缩。

根据民政部的统计数据,2020年全年国内结婚登记人数为813万人,登记人数比前一年净减少134万人;相比之下,在巅峰时期的2013年,全年登记人数曾多达1347万人。在人口和婚姻观念的影响下,结婚登记人数已连续七年下降。

但与此相对应的,是行业竞争压力的持续扩大。天眼查App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经营范围含“婚庆、婚礼”的企业有近112万家,其中,超过8成相关企业成立于五年内。除了花海阁、摩卡婚礼、Sunny喜铺等少数知名的全国品牌外,从策划到器材租赁等婚庆周边业务,婚庆市场的参与者仍以“小作坊”为主。

消费者减少、竞争者众多的环境,是导致市场混乱的一大原因。为了争抢客户,很多中小婚庆公司不顾口碑,以低价来吸引消费者,同时在服务能力上抬高消费者的预期。

张琦告诉AI财经社,由于婚庆是一项低频消费,口碑对从业公司的约束力有限,僧多粥少的局面下,很多小型婚庆公司“能拉来一单是一单”,消费者交了订金之后,就成为任由婚庆公司宰割的对象。

这样的恶性竞争,导致婚庆是一个标准化程度较低的行业。就在几天前,被认为是婚庆行业龙头的新三板挂牌公司花嫁丽舍发布了2020年年度报告,2020 年花嫁丽舍营业收入为 2.8 亿元,同比下降20.37%;净利润为亏损 5315.8 万元。

行业龙头的处境,反映出婚庆行业的现状——国内婚庆行业中并没有形成全国性品牌。张琦告诉AI财经社,在婚庆市场,很多连锁品牌都难以走出地域,到其他城市后,经常遭遇水土不服,“毕竟强龙南压地头蛇,还是本地人比较懂本地人。”

婚礼

图/视觉中国

事实上,已有平台开始将婚庆行业的标准化视作机遇。彭畅告诉AI财经社,目前北京市场的婚庆策划可以分为两个派系,一边是摩卡等传统大品牌,一边是联合了数百家中小婚庆公司的百合网。

与此同时,婚庆市场的消费趋势也在改变。AI财经社了解到,即便随着结婚人数的下降,婚庆消费数量有所萎缩,但市场规模却仍在提升。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公布的统计数据,2017到2019年三年间,婚庆产业市场规模的增速分别为30.49%、24.67%和15.85%。在疫情前的2019年,全年婚庆产业市场规模2.11万亿元,其中婚庆策划市场规模近6062万元,占总市场规模的28.7%。

这反映出婚庆市场的消费升级趋势,单场婚礼的平均预算在增加。据统计,中国新人结婚消费金额已从2015年的6.4万元,上升至2019年的22.3万元。

预算上升的同时,消费者更加要求“个性化”,小型、定制、轻量逐渐成为婚庆行业的新趋势。

4月19日,饿了么公布的一项婚庆消费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目的地婚礼”订单同比增长149倍,成为越来越受欢迎的婚庆方式。在行业看来,此趋势下,三亚、青岛、厦门、丽江等目的地开始受到青睐。

“我们五一接到的单中,60%左右都是户外婚礼。”在厦门从事婚庆行业的张琦告诉AI财经社,户外、民宿等个性化场地目前已比传统的酒店室内更难预订,“我遇到过一个客户,在厦门包下了一家民宿,邀请亲朋好友飞过来。”

在规范性、个性化消费需求都还未被满足的情况下,婚庆市场仍有升级的潜力。不过,对于扎堆在今年“五一”结婚的新人们来说,质量将是奢侈品。

无论是遭遇酒店毁约的孙欣,还是被婚庆策划公司突然提价2万的张兰,她们的愿望都只有一个,顺利办完婚礼就好。

(实习生黎雨辰对本文亦有贡献)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孙欣、郭佳、张琦、彭畅、张兰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