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电影票房是什么意思,先要了解电影票房的账期问题

一起拍电影

作者 / 吕世明

中国互联网上总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但每当吴京的一部电影上映,就会有一波人“强行捐款”,这种行为和争论也会蔓延到很多其他主旋律电影。

国庆电影《长津湖》屡破纪录。这种声音又出现了。可能每次说出来的人不一定都是一样的,但是支持和叫嚣这种论调的人一直都是一个群体。如果他们看起来声称在《长津湖》投资2亿美元,票房50亿,那他们没有一点血可能是不合理的。

然而,大多数从业者和粉丝,包括支持这部电影的网友,都不支持和同意这种观点。关键问题是,即使《长津湖》最终成为内地电影史上的票房冠军,现阶段谈请吴京捐款还为时过早,更何况一个电影制作人(和投资人)真正拿到票房份额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也许不仅仅是电影行业。现在,现金流的依赖性和紧迫性对于电影行业来说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所谓的“会计期”的原因,这也是大多数非专业人士的信息盲点。

最快3个月,最慢2年,

回款周期限制因素较多

一些票房过百万甚至过亿的主旋律电影被忽略了。甚至这些电影可能比《长津湖》1《战狼2》的收益率更强,回报周期更短。即便如此,投资者和制片人至少需要三个月才能拿回票房平衡。

与十年前相比,客观上,近年来,中国电影获得投资变得更加容易和便利。但在投资回报方面,在供应量突然增加的前提下,内地电影的盈利变得更加困难。过去业界有“一胜二平七负”的说法。幸运的是,投资者身份的放松和电影产出实现渠道的增加,会让电影投资显得“容易”。

即便如此,目前大陆电影产业仍然是投资的生产者,风险和责任巨大。无论是自筹资金还是半公开募资,如果投资者本身和其他“金主”没有崇高的情怀和崇高的热爱,投资电影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一个特别划算的生意。

最麻烦的是,近几年来,大陆电影的投资倾向于风险和利润平均分担。因为这个原因,一些头部电影的制作人往往有七八个,合作的可能有二三十个,甚至更多。出于规避风险的原则,一些联合生产者通常在一段时间内投资多个项目,也会重新分配自己的股份。

对于很多普通投资者来说,我们都知道项目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延迟,获得收益的延迟显然更长。如果投资消息延迟3-6个月,回报将延迟6-12个月。

正因如此,内地电影仅在融资和投资层面就非常复杂,很难在短时间内梳理清楚,甚至比大多数普通商品流通企业的往来账户还要繁琐。

正常情况下,中影一般会在电影上映后3-6个月内结算票房,但现在很多头部电影都会延期。此时根据合同协议的不同要求,会对票房分账进行一些相应的调整和变更,票房越爆棚,后续票房查(或查)的过程就越长,这也是管理部门对投资者权益最大限度的保障和责任。

分账比例不断调整

回款周期也要调整

其实,把票房流通中的每一个可能“断档”现金的部门都归罪于它,并没有太大的现实意义。尽快回笼资金是产业链上每个人的希望和要求,但无论是出于资金安全的平衡等原因,有票房支付期都是一个非常无奈的现实。

我们如此关注票房问题的原因是由当前的市场形势决定的。早期,mainland China没有系统准确的票房统计,电影院和电影公司以买断的形式放映电影。

近两年来,很少有人和普通投资者谈及电影股份转让的问题。毕竟大多数普通人都清楚地看到,疫情之下,电影投资并不是很靠谱。同时,一些曾经以“众筹”“募资”性质获得电影投资份额的普通投资者,往往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获得回报。

mage/cf657f786e6f4ed68e0e27d3c81e6e9d?from=pc" >

大部分国产片的回收票房尾款的周期也会考量影片实际的产出票房,目前国内九成的影片通常在上映的首周末便形成了95%的票房,甚至一些影片首日票房便成为影片最终的票房,而且这些票房可能有一半以上都是片方自己来埋单。

这样的影片会更多让一点点利益(暨降低出品方的分账比例)来尽可能争取票房和排片比例,而且也会在票房回款和收益方面做出更多的让步,借此来争去到更快的回款周期。

但对于头部影片和腰部影片,尽可能长时间留在院线窗口才有希望保留下更多的机会。当然大部分人都清楚后续的放映周期受到新片的冲击和口碑的影响,大部分影片是并不具备长尾效益。

表面上除了固定的一些税费和管理基金之外,剩余可供片方、发行方和院线分配的票房还是有相当大的弹性,很多时候也很难说清一部好影片到底是谁成全了谁。

或许片方和院线两方面更多是一种相互依存、相互依赖的关系,只不过很多时候容易被对立和割裂起来。

对于片方而言,希望尽快拿到票房尾款是非常迫切的,但在占据宝贵银幕资源的前提下,做出相应的妥协和调整也是必须的,同时根据不同的市场供需关系对分账比率修改也是不错的选择。

受到了市场压力和供需转变的影响,近几年片方很少再大面积和大范围的去和院线谈分账比例的问题,相对固化的分账比例和较独特的发行机制也让片方理论上只能去接受现在的票房尾款账期的现实。

其实不仅仅是电影市场层面,在大部分商品流通企业之间,账期也一种很普遍的现象,而且从财务制度上,也“认同”所谓的应收账款的存在。不仅如此,在一些小额度的个人商品交易过程中,也会依靠个人的信誉做一些短期的账期交易,这对于促进商品更有效和快速的流通是非常必要的。

那么针对普通商业企业和个人之间缩短账期的途径和手段,同样也会适用到电影行业,只不过当前由于票款并不直接留存在影城方面,片方很难和终端形成更直接有效的对话,这也让回款周期的调整非常难办。

调整放宽管理税费,

原则范围内尽可能缩短账期

其实横亘在片方和院线之间还有税费和基金这两个不小的份额,电影事业专项资金和特别经营税两者高达8.3%,并不是一笔小的数目,几乎是雷打不动的存在。

去年疫情爆发后,部分地区因势利导的取消了专项基金的收入,但在没有票房收入的彼时,这种做法对于缓解行业对票房的依赖并没有实际的作用。

当然各个国家会根据自身的情况不同,对于电影产业收取程度不同的管理费用,但也会根据不同的市场环境和供需矛盾,及时对管理费用和税费的减免做出修改和调整,

在长期内地电影的发展过程中,税费和专项资金对于电影欠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有相当的帮助作用,我们也的确需要依靠经济发达的地区去提升整个电影行业的空间,毕竟在全国电影趋向一盘棋的今天,让电影真正能够俊逸的进入全国所有地区还是非常必要的。

其实能够从各个角度和方面缓解电影行业的压力就目前仍旧是必要的,长达一年以上的账期的确是有悖于长期的行业的发展,尽管在政策法规有相应的规定希望让账期尽可能在一个可控空间,但在执行层面却会因一些制约条件让账期的风险性不容易控制。

如果能够在一定的规定下,让一部分影片和一部分地区减少减免一些税费和管理基金,对于大部分影视公司、特别是迫切需要现金流的企业无疑是利好消息,而且仅从电影票房的总体体量来看,几十亿的税费和管理基金并不会对总体行业发展形成太多和太大的影响,毕竟从电影局和一些管理部门,他们更多要起到管理和方向性政策制定的作用。

回到最初的话题,阐述那么多现阶段内地电影市场在票房账期方面的所呈现出的矛盾性,其实这些问题也同样发生在普通商品流通企业之中,并也被市场经济有了长期的考验,良好且良性的账期还是值得信赖的。

即便有一千万的理由,也不能单方面的胁迫让影片投资方和吴京来捐款,这种想法不是坏就是蠢。但在拍sir看起来,大部分人是不了解和不熟悉自己不涉及的行业,或许这些人的想法初衷并不坏,那么可能用蠢来解释是最合理的了。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长津湖》能不能破掉《战狼2》票房纪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但这部影片对于化解从暑期以来长期市场的低迷还是很重要的,而且该片对于内地电影产业也有良好的启迪作用,毕竟它再一次告诉我们如何正确的拍摄、制作和宣发主旋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