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生活网

当我读乔恩·克拉考尔时在想什么,乔恩·克拉考尔的创作方法

52生活网

  我再分享一些克拉考尔在创作非虚构时的一些价值观,和他的方法。

乔恩·克拉考尔

  1.克拉考尔做过木匠、舵手、渔民,他是登山家、探险者、最后才拿起笔,半路出家成为非虚构作家。

  2.1996年,42岁的克拉考尔登上了珠峰峰顶。 据他所说,他在峰顶只待了5分钟,就开始下撤,那次登顶事件中有12人丧生。后来克拉考尔据此经历出版了著名的《走进空气稀薄地带》,这本书让他备受争议。

  3.极端的故事、极端的观点、极端的场景描述、 极端的逻辑方式行事的人物。克拉考尔一生都被“极端"所吸引。他对狂热分子,那些被绝对者的诺言或者错觉引诱的人充满兴趣。“狂热分子容易对道德模糊感和复杂性视而不见。” 他笔下的选题总能触碰某种禁忌。

  4.比起《走进空气稀薄地带》,人们似乎更愿意谈论那本描述摩门教徒的《天堂旗帜下》。关于一夫多妻制带来的神秘诱惑对公众而言,明显比珠峰探险和荒野生存的故事要有趣得多。

  5.所有写作者都希望寻找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克拉考尔很少在报纸头版寻找素材,他习惯去一些陌生地方,一些故事的源头是从当地报纸的角落里发现,或者在某个小城镇咖啡馆里听来。

  6.克拉考尔寻找的人物,必须是能在这个故事里承担核心角色的。他们恰好能说会道,他们复杂、坦率,他们此时是不是生气了,或者有出人意料的聪明,或者有种古怪的幽默感。单单迷人的个性很难写出一本好书,但这是开始。

  7.克拉考尔相信审判笔录会是一笔故事的宝藏,他为此花费过数千美金从书记员那买来的笔录里寻找故事。

  8.克拉考尔写作时总是努力触动读者,把他们置放在一种紧张不安的事实之中。 不论主题是什么, 都尽可能带着同情和共鸣去写。但一个矛盾出现了,写作者是否需要在报道中代入主观情绪?

  9.在《荒野生存》里,克拉考尔为在荒野里死去的那位“杰克伦敦信徒”的年轻主人公哀痛, 杰克伦敦也成为了他的靶子 “杰克伦敦本人只在北方过了一个冬天,40岁的时候就在加利福利亚的家中自杀,他酗酒成性、肥胖又可怜,成天宅在家里,和书里那个为了信仰呐喊的角色完全不同。”

  10.尽管对杰克伦敦保留看法,但克拉考尔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成为像杰克伦敦那样的指引者。他吸引着后来者走进荒野。 受到他的《荒野生存》的影响,意大利作家保罗·科涅蒂离开常年生活的米兰,徒步探索海拔两千米高的山脉,在山间生活了一年,出版了作品《野孩子》。

  11.克拉考尔提到了一个新闻伦理学上的经典案例——珍妮特·马尔科姆在她的《新闻记者和谋杀犯》开篇中写道:只要不是太愚笨、或者太过自我,以至于浑然不知发生何事的记者,都能了解到,记者所做的一切,在道德面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12.新闻记者的十诫之一,不要向你报道的对象付费。但克拉考尔对此良心不安。“我的书让我赚了大钱,你们难道不认为我欠采访对象点什么吗?除了某些情况下不想声张外,他们提供了所有至关重要的帮助,却一无所得。”

  13.克拉考尔很少用电话直接联系那些他想接近的潜在的采访对象,他会给对方写信,然后附上一本自己的书。这对他大有帮助。《天堂下的旗帜》里主人公拉芙迪正是看了他所写的《荒野生存》后,决定接受他的采访,并只接受他的深度采访。

  14.克拉考尔不喜欢在饭店里,吃饭的时候和采访对象交谈。这和他的一些非虚构同仁们正好相反。也许更重要的原因是,在面对美食时,还是让我们开动筷子吧。

  15.克拉考尔还习惯在行驶的车里进行采访。诀窍是如果是长途旅行,对方实在太无聊,他必须得说点什么,但克拉考尔会把一个小型录音机放在对方的膝上,对方会感到一种权力掌控感——他可以随时关闭和打开来决定自己要说的话。

  16.包括克拉考尔在内,美国的很多著名记者不会为采访准备一长串一大堆的问题,如果你必须要准备,也不要让人看到你在记录。因为你一低头记录,你和你的对象就拉开了距离——克拉考尔不存在这样的烦恼,因为他是一个在场者。一个和笔下对象(哪怕这个对象已经离世)的同行者,一个深度体验者, 而不是一个拿着采访本的过客。

  17.永远记住最后一条:我是一个聆听者,我是一个聆听者,我是一个聆听者!